《民法典》使保理行业有了立足之地

  • A+
所属分类:商业保理资讯

非常感谢各位。《民法典》(的颁布)是我们民生生活的一件大事,也是我们中国立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众所周知,《民法典》设立了保理合同专章。在现行《民法典》中新增的4种有名合同里面,保证合同、物业服务合同、合伙合同,这3种合同都有现行法律的基础,而仅有保理合同是唯一的全新合同类型,这也足以体现出立法机关对保理的重视程度。我们保理行业总算是有了立足之地。

本次保理立法特点

中国保理立法的特色在于:既在《民法典》合同章中设专章对民事债权转让做出规范,同时也设计专章对商事债权转让(即我们所说的保理)进行规范。其中,《民法典》合同编第六章【合同的变更和转让】对债权的可让与性与例外、债权转让通知、从权利的转移、债务人向受让人的抗辩权、债务人向受让人主张抵销、债权转让增加的费用等这些债权转让规则做了原则性的规定,大体上保持了中国现行《合同法》关于民事债权转让的一般规则,这体现了立法的稳定性;而《民法典》合同编第十六章【保理合同】针对保理合同的定义、虚构应收账款、保理人对债务人的通知、有追索权保理、无追索权保理、应收账款的重复转让等商事债权转让的规则做出了原则规定,回应了保理行业关切的法律需求,这体现了立法的开放性和前瞻性。

保理立法取得如此大的进展,离不开行业专家的努力。我在此也代表行业对为保理立法工作做出贡献的韩家平主任、李伟秘书长、宋彥民会长、田浩为院长、金赛波律师、廖爱敏律师、万波律师等,以及在这两年多以来参与讨论和提交行业建议稿的所有同行表示感谢。

有关保理立法的争议

我要分享的第二点,是关于法学界对于保理立法的争议。这个我简单说一下。一般的民法制度,通常是基于主体抽象性的前提所设。但是,保理与民法一般制度有所不同,主要是因为保理的合同制度具有行业驱动的特点。所以这也是目前法学界对于保理立法存在的比较大的争议点。总体来看,大多数法学家认为保理合同有名化的必要性并不显著。多数的学者并不反对保理的立法规则,但希望能够重点完善债权让与的一般规则。不过出于整个立法的考虑,最终的立法稿里面还是将债权让与分成了两部分。

而最终决定将保理立法,最主要还是源于司法机构的考虑。在我们当时参与立法的时候,最高人民法院就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在<合同法>分则部分增设保理合同章的报告》(《报告》)。《报告》里讲到了3点理由:第一是增设保理合同章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第二是增设保理合同章具有重要的现实作用;第三是增设保理合同章能够发挥重要的司法功能。从前面韩主任所介绍到的行业发展状况、温总所提到的保理合同章立法之后对其他国家的影响、以及林晖总监介绍了其他国家对于中国保理立法的反应来看,这次保理合同章的立法,应该说是起到了当时最高人民法院强烈要求增设保理合同章的意义。

保理立法实现的司法裁判突破

从内容来看,《民法典》保理合同章主要解决了以下行业难点:

一、保理合同案件法律关系性质的界定问题。

二、与《合同法》债权转让规则的差别问题。具体而言有5个问题:

(一)债权转让客体的变革

(二)债权转让对外效力的变革

(三)债权转让效力中优先权的变革

(四)债权转让中受让人权利义务配置的变革

(五)债权转让中应收账款制度的变革

这也是当时最高院在立法时提出的五个制度上的考虑。

具体而言,从目前立法的八条规定来看,我们保理立法需要解决的15个主要问题,都得到了一定的解决:

第一,关于管辖问题,即处理应收账款基础关系,以及保理相关关系中的一些管辖问题。这个问题在本次立法里没有涉及,主要是留在以后的司法解释里去解决。

第二,关于保理合同纠纷的案由问题。这是我们当时争议最大的一个问题,目前已在最高人民法院最新的有关案由的司法文件里进行明确,并即将公布。

第三,在债权人提供虚假应收账款情形下,保理合同效力的认定问题。这个已经由《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三条进行了解决。

第四,在转让未来应收账款情形下,保理合同效力的认定问题。这个已经由《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一条进行了解决。

第五,关于反向保理合同的效力认定问题。《民法典》第五百五十条解决了一半的问题。

第六,关于回购保理合同的效力认定问题。这个也是大家争议比较多的问题,不过《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六条已经解决了。

第七,关于保理商审慎义务如何认定的问题。因为这个和《商业银行法》产生冲突,所以需要留在以后的司法解释来解决。

第八,关于基础交易合同债务担保人在保理合同中的担保效力问题。这个问题在这次立法中并没有被解决,需要在以后的司法解释中进行解决。

第九,关于违反债权让与限制性规定的债权让与效力问题。这在《民法典》第五百四十五条已经解决了。

第十,关于债权转让通知的效力、内容和主体问题。这个问题在《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四条进行了解决。另外还有关于集合债权的通知问题,我们希望能够在司法解释中进行解决。

第十一,关于同一应收账款多个受让人之间的优先权认定问题。这个问题已经由《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八条解决了。

第十二,关于同一应收账款转让与出质形成的权利冲突问题。这个问题是在《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八条“已担保物权”得以解决。

第十三,关于保理商一并向债权人、债务人主张清偿的实体处理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在《民法典》七百六十六条中解决。

第十四,关于债权人与债务人串通,伪造虚假应收账款情形下债务人的责任认定问题。这个问题在《民法典》的第七百六十条进行了解决。

第十五,关于保理行业专用的性质认定问题。这也是我们行业里面关注的问题,希望通过司法解释进行解决。

另外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是有关担保物权的问题。王晨副委员长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的说明》里面也提到过,实际上保理合同是把担保合同的范围扩大了。在王晨副委员长的解释中,明确了融资租赁、保理、所有权保留等非典型担保合同的担保功能,并增加规定担保合同包括抵押合同、质押合同和其他具有担保功能的合同。所以这个问题有待我们整个保理行业和法学界再做进一步的研究。

总而言之,在商事债权转让规则,尤其是保理业务规则,被列入《民法典》之后,我们国家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民法典》中明令保理合同为独立典型合同的国家。虽然很多人都认为保理合同是个混合型合同,但这次立法首次把保理合同列为一个独立的典型合同。这在国际保理界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有关保理立法的后续工作

后续我们将着手准备保理合同司法解释的起草建议。当前,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已经成立了小组,主要负责起草保理合同的司法解释。从上述的立法主要问题来看,待处理的问题确实还是比较多。另外我们也在同步收集行业里面存在的争议,有些问题将在司法解释里面进行进一步的解决。我们计划在最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一个新的司法解释行业建议稿。其实我们过去已经提交了14个版本,但根据民二庭的要求,我们需要提交一个最新的版本。

经过初步考虑,我们拟好的司法解释草案包括如下22个条款:

一、保理合同纠纷的适用

二、涉外保理合同的适用

三、国际规则的适用

四、保理合同的认定

五、保理纠纷的管辖

六、保理纠纷的当事人

七、有效保理合同的认定

八、无效保理合同的认定

九、无效保理合同的不予认定

十、保理合同的解除

十一、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义务的承担

十二、应收账款债务人向保理人的抗辩权

十三、应收账款债权人违反诚信义务的认定

十四、与应收账款有关的从权利认定问题

十五、与应收账款有关的优先权效力的认定问题

十六、付买回权保理的效力认定问题

十七、保理人一并向应收账款债权人和债务人主张权利的处理

十八、转让义务的认定

十九、应收账款转让登记的效力认定

二十、应收账款转让中保理人的审慎注意义务

二十一、保理合同的账户

二十二、应收账款债务人向原债权人清偿的处理

我们希望在7月份能够再向行业发一个征求意见稿。在听取行业意见之后,我们将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保理合同司法解释的行业建议稿。由于最高人民法院并没有在今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的司法解释起草计划中列入保理合同,因此我们将继续努力推进,争取让保理合同能被列入到2021年下半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计划里,并能够尽快出台。

有关《民法典》中保理合同的相关内容,我就做这么一些介绍。谢谢大家。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深圳保理律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